首页 > 美文摘抄 > 文章

几个平常的夜晚

周五晚上临时要补课,天气渐热,夜晚路上的行人明显增多,小乔说不用我去接,加上晚上想包饺子,也就同意了。下课时间是晚上的八点半,正常情况下,小乔应该九点左右进家门,八点五十时,我把饺子煮好,连饺子汤一起放在了餐桌上静候小公主的门铃声。可是九点时,还没有一点动静,不知何时外面起了风,且不小。几分钟之间,等待的快乐无端地变成了焦躁不安。穿上衣服,直奔车站。快到车站时,远远就看见小乔平日乘坐的公交车,车到站上几乎没停就又开走了。车站前影影绰绰地晃动着几个人,时间还在不停向前走着,心里奇奇怪怪的念头不断闪动,腿渐渐有点发软,风过后,浑身跟着颤栗。九点二十时已经有七辆公交车从我眼前驶过,我觉得呼吸已经有点不能顺畅了。顾不了太多,冒昧地向老师打电话,电话一直占线。继续打,终于通了,原来今天延点。又有车缓缓地驶了过来,还是没有小乔。九点已经四十了,该怎么办,即使延点也早该到了呀,等还是沿路去找?九点四十五时,女儿从一辆几乎是空荡的公交车上走了下来……与所有充满悬念却有惊无险皆大欢喜的影视结局一样,我与小乔会师了。

小乔看见我,一把抓住我的手,我俩就这样手牵着手向回走着。没有戴表没有拿手机的小乔并不知道时间是多少,她在常乘座的28路车站等了许久之后,才猛然想起28路是晚上八点半收车。没办法她只能徒步向北边另外的车站走去,就这样在这样的黑夜里,在高楼林立,马路宽阔车流如织,行人稀少的路上,她背着十几斤的书包走了两站路,并找了两站路的公用电话,因没找到就继续向前走,走到第三站依然没见电话。小乔说她脚有点疼了,就开始在车站等车。上车后,到处都是座位,她依然站在下车门前,每到一站就会向下张望,寻找公用电话,如果有,她要先给我打一个电话再乘车回家,然而沿路她也没看见一部公用电话。

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固执,回家与打电话哪个更重要?小乔说,回家速度太慢,她怕我担心。那么黑的夜,她最先想到的竟然是分担,难道一个人走不害怕肚子不饿吗?回到家,小乔狼吞虎咽地吃着饺子,看着她一幅心无城府的样子,看着她贪婪的吃相,我的心里除了甜蜜和自豪,还有很多说不出的滋味。

这两天小乔期中考试,晚上就没有了作业,显得比平时轻闲了许多。晚饭后,我俩下楼去转。小区的大门是出入口分开,呈阶梯状。我俩快到门前时,入口恰好进了一人,我让小乔赶紧跑过去将门拉着,省去我们刷卡。小乔不理会,我只好一个箭步飞了过去,可是小乔并不领情,却依然用自己的卡在出口处刷了一下走了出来。我说她怎么这么教条,不懂通融。小乔说我没有素质、不懂秩序。我说从哪一个门出入又能怎么?大家都这样,小区就应该给业主实行方便,而这门就是障碍。小乔说因为别人这样所以就这样,典型的盲目从众。小区为什么要出入口分开,为的是安全,如果人人都这样,打破了这种制度,无卡可以随便出入,有所企图的人进来了谁负责?

我无言了,没想到这个小娃真的长大了,好像变成了我跟在了她的身后。

第一天考完试,小乔很高兴,说数学应该是满分。第二天要考英语和物理,英语是她的强项,物理好像不很理想。但小乔还是不想复习,要和我下楼去闲转。学习上我早已是袖手旁观,虽然还想让她复习复习,但结果又成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我陪着转那就转吧。

走到一个买头饰品的小花车前,小乔拉着我大步上前。卖饰品的女人总是将自己收拾得干净整洁,态度又很和蔼,小乔的卡子扎头发的各色皮筋我都是在这个花车上买的。小乔挑挑拣拣看了半天,什么也没买,卖饰品的女人依然冲我们微笑着,不说一句话,好像看了她的东西她已经很满足了。离开花车,我对小乔说了对这个女人的感受,我说她虽然白天晚上地推着个花车在卖这些小东西,不断躲避市容的突袭,看似已经卑微到了极点,但她身上却总有一种让人不能小看的尊严,这种尊严让人不得不去尊重她。所以任何的尊重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给自己的,任何的尊重不是拥有了多少的权贵,而是……

我话还说完,小乔就打断了,别别,别抒发了,每天语文课上都是这些,阅读里更是这些,挖掘的比您老人家还要深刻,听腻了,都有点反胃了。

我这应该还不属于啰嗦吧,难道我真的已经是老人家了?

这些平常的夜晚,是我和小乔在一起最平常的日子,我用文字将这些平常的夜晚拾起,等小乔长大以后,在这些平常的文字里进行时光穿越,当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时,不知会是什么感受?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