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文章

我的世界不会再有你,但你会一直住在我心里

作者: 美文阅读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14:36:53 游览量: 107

文林夏萨摩 图Natascha Kwee

【一】

后来的很多朋友并不知道,我中学的时候有过一阵子的“迷途”。

那时候的我,跟绝大多数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一样,觉得任性、叛逆就很酷,以为玩世不恭是一种潇洒,拼命模仿大人的同时,又假装自己跟谁都不一样。所以,有女生会偷擦妈妈的口红,偷穿她的高跟鞋,甚至站在镜子面前模仿女人走路的样子;男生则会偷爸爸的烟和打火机,躲在某个阴暗的小角落里,尝试着帅气的点烟和吞云吐雾,偶尔也会央求着隔壁邻居家的哥哥带自己到网吧,游戏厅,溜冰场见见“世面”。

你有没有发现,小时候被管的越严的孩子,长大了以后就越叛逆,而我就是这样的典型。

爸妈总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师范大学,然后回家乡当个老师,可是我并不喜欢他们规划的一切。我始终觉得他们的想法太过狭隘,不一定要上大学才有出息,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喜欢看小说,喜欢写文章,爱看简·奥斯汀、勃朗特姐妹和海明威,也爱看张爱玲、韩寒、郭敬明和安妮宝贝,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当一名作家,码字谋生。可我知道他们不会懂,说了也没有用。那个年代的老师和家长都一样,只把读书这条路当作阳关大道,别的道路都是阴沟沼泽,你当作是真爱至宝的兴趣爱好,在他们眼里都是shit和不务正业。

于是,我学会了阳奉阴违。

他们喜欢我学习,我就学习给他们看,但他们不知道我的随身听里播放的不是英语听力,而是周杰伦的歌,数学练习册下面藏着的其实是韩寒的小说,他们每天看我写作业到很晚,以为我把他们的话听进去了,但其实我只是在写日记而已。

那时候,所谓的认真学习,不过是装装样子,考出来的漂亮分数,也不过是掩饰我在学校里调皮捣蛋的障眼法。当你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学习好是用来应付老师和家长的期望和唠叨的最简单的手段,也是让自己在人群中被别人高看一眼的简单方法。

我总以为自己的手段很高明,却忘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再天衣无缝的谎言也有被拆穿的一天。

那天,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儿的跑到班主任那里打小报告,说我上生物课的时候一直在看小说,化学课也是。下午第二节课刚好是班主任的英语课,于是班长喊完sit down please全班同学都坐下后,她径直向我的座位走来,我当时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直到她的手伸进我座位的抽屉,我心里才暗叹一声“完了”,里面的小说书估计是要被没收了,我已经默默在心里计算要省下多少顿饭钱才能把书钱赔给学校门口的借书店了。

然而,峰回路转,她只抽出了几份英语周报,眼里的异色立刻由狐疑变成了赞赏,“你们看,所以说人家林夏英语成绩好是有原因的,你们要多向她学习,不光要完成书本上的练习,平时还应该多看英语学习资料。下个月开始,全班统一订阅英语周报,钱交到课代表那里。”你以为她真的相信我了,我明明看到她转过身的时候,用手迅速地扫了一下我同桌的抽屉。而且她还不动声色地将了我一军,一下子调动起了全班同学对我的“敌意”,多亏了我,每个星期的作业又多了英语周报。

下课后,我没有向往常一样出去玩,而是坐在位子上思考是哪个无聊的家伙跑去告状,远远地伸过来一只白皙的手臂,手里拿着我“无端消失”的那两本书。我一看,是朱小静,书怎么在你那里?她说,我中午来得早,发现你那里有两本书就拿过来看了。我说,原来如此,今天多谢你了。不用谢,你以后帮我做作业吧。我说行啊,这个简单,考试带你抄都行。

【二】

我一直都以为那件事情只是巧合,直到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才知道,原来那天有人向班主任告密的时候,她刚好在现场,数学作业没有做,又被老师揪到办公室里补作业。机智的她,早就在上课前把我的书藏到她的书包里去了。

我说,喂,你直接藏在自己书包里也太笨了吧,万一英语老师发飙了全班搜书呢?干嘛不藏到隔壁班啊,你不是全年级都很吃得开。而且,万一查到你头上,你估计又要挨罚站了。

她无所谓地笑笑,反正老师眼里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也不差这一宗罪,再说了罚站而已,刚好不用听课了。但你不一样,你跟我们不一样。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很小声,更像是自言自语,但还是落进了我的耳朵里。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她的忧伤。

“搜书风波”之后,我和阿静自然成了朋友。

起初,我们的友谊停留在校内,她给我带各种新奇好吃的零食,而我帮她做作业和考试作弊上。其实,阿静很聪明,只是她很懒,并且她讨厌老师那种先入为主的势利态度,好像一个人成绩差,就什么都做不好,有的时候好像是故意自暴自弃的样子,故意上课不带书,不听讲,看小说,玩游戏,翘课泡网吧,打架,等等,她用这样的方式将自己与老师和其他同学隔离开来。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一粒沙里见世界

红尘陌上,走过喧嚣。如风沙般飘零,落地却入生命最初的思考。堂皇转眼凋落,欲问心几烦?却只化那无尽悲哀粉碎,掠过满园花香的春。 题记 那些曾...

我的世界,她不曾来过

站在秋起的路上,望着片片纷飞的落叶,些许的伤感,些许的落单,却不曾有过一点点深情似海的目光。 似乎在我的世界里,一直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人...

我的整个世界都是风景

我们的青春珍贵如金,白天工作,晚上消遣,虎咽快餐,牛饮咖啡,计算着生命的年轮,又窄又密的同心圆。那细致淡雅下午茶,留给迟暮老人牙。 黄昏时...

微观世界的笔触——work

秋末,微风中多了几分刺骨和冷冽。 这几天晚上,标都很晚回来。早的话10点。晚的话有过1点的时候。标在大学学的是动画,但出来工作以后从事的是理发...

世界很美,我却无心欣赏

一个人躺在床上,疼痛的袭击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此刻的我,好累好累,我只想安安静静,无忧无虑的倒头大睡一觉,可如今却沦为了一种不可多得的奢...

我的不同

每次和朋友聊天时朋友总会说:你的想法为什么总是和别的不同?你是同龄人吗?我总之是笑笑。 从前从不想其原因,可总会有一些想法突然冒出来。比如...

我的青春曾在这里停留

距离我毕业已经有一年时间了,时光飞逝,那些原本以为会随着时间停留在大学的回忆却愈演愈烈。每个人都是怀着梦想进入的大学,四年之后又为了各自...

锦西,凉可已不在这个世界

我知道他还会回来。尽管是在梦里。   [墨歌] 十六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化妆。世上总有一些女孩,被童话故事的美好所迷惑,像我这样,顶着个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