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日志 > 文章

一棵树的守望

  “我是一个孩子,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我任性。”我希望每个时刻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我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在凄凉的大地上画出笨拙的自由和不会流泪的眼睛。可是我却没有领到蜡笔,也没有遇到彩色的时刻。于是,我倔强的瞪着大大的眼睛,不让眼泪落下来。

 

  在不算美丽的季节,也不算美好的季节,我遇到了她。尽管,年幼无知羞涩懵懂,却掩不住绝处逢生的狂喜和心中阳光的温暖。我们相识,相知并相约要相伴一生。书和树成了一生不变的朋友,在那个遥远不再回来的夏日,她的笑容极浅极淡。

 

  我是一个热爱幻想的孩子,任性的近乎偏执,沉默的有些忧郁。我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孩子,我的世界里只有书。我是一棵树,我喜欢树梢上随风摇曳,感觉就像飞翔,飞向远方——眺望以外的地方。我是一个乖孩子,夜幕降临我总是回家,也不吵闹,也不多说话。

 

  我是一棵被人遗忘的树,无所谓四季,无所谓年月。站立在道路旁,扎根在地下。永远不会变换生存状态,我以为永远不会改变,永远有你想伴。鸟儿曾在我身上栖息,下一刻它又飞走了,好象从来没有来过。行人曾在我身下乘凉,那一刻他倚靠在我身上,还没来得及欣喜,他已远去,不曾回头望。活着,就像从来没有来过这世界一样。

 

  当孤独的树遇上广博的书,就像骄傲的井底蛙遇上了广袤的天空。寂寞是一条蛇,在浓密的丛林间穿梭,孤独的雷蓓卡在黑夜里吮吸着手指,阿玛兰塔在织布机前绣着她的裹尸布,孤独如曼陀丽的滕曼般滋长。慢慢地青蛙有了跃出井外的愿望,慢慢地,树有了新的幻想。

 

  树就是树,他不会临花落泪,只是孤独的站着,没有丝毫变化,看起来就是这样。

 

  在书的滋润下,树在成长。稀里糊涂的读过了童年的时光,心在书中跳跃着。在还不知道梭罗,郁达夫是谁时,已经对他们的大作了如指掌。我是一棵渴望成长的树,在书的浇灌中成长。渐渐长大,渐渐远离童话,渐渐远离象牙塔,渐远渐无穷……

 

  也许早先受一些书的影响太深,总幻想着到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我的地方,装作又聋又哑,就不用和别人交流.可以自由的活着.我说过,我是一个爱幻想的孩子,但这个幻想却不能实现,于是我就把自己幻想成一棵树.我喜欢孤独,就像一棵树那样孤独的站立着.可是却不能像树一样永远满足地做一只骄傲井底之蛙,不可避免地去面对新的环境.然而对一个像我一样精神敏感渴望孤独的人来说,经历一个新的环境无疑就像死过一次一样.

 

  我没勇气与他直面相对,因此只能会见那永远的老朋友.这一次,她给我带来了同病相怜的朋友.在茨威格的《猩红热》我看到了生命的短暂和少年的烦闷。有人曾说过:“当你为一篇作品激动的时候,这种激动往往处在较浅的层次,而且这种激动也不会持久。”我在读这篇文章时,很激动。我看到了一个同我一样卑微的学生,在渴望而不得与绝望而不能的境地里痛苦挣扎。一个在冰冷的人间漫游的孤独魂魄,只嗅到孤独的气息弥漫在苍凉的世界。最终,当这一切都过去,只剩下叹息和遗憾。满怀希望与憧憬再众人的羡慕中贝格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城市维也纳。却不知开始了一段走向死亡的旅程。弱小,卑微的他在别人眼里永远是个孩子,没有参加决斗的资格,没有自主权利,只有无休止的顺从和被动的接受别人所谓的好心。他容不进生活,又走不出生活,在进退两难之间他想要逃避。但天之大却容不下他。当忧愁苦闷郁积的浓化不开时,他想到了死亡。在他终于决定放弃生命之时,却获得了生的希望——那是一种被人需要的幸福,让他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价值。他用自己的爱唤醒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当他发现生的美好之时,当他渴望生存之时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染上了猩红热。在他弥留之际,回望那些过往,才发现那时的痛苦也是幸福。我震惊,既而醒悟。整天把郁闷挂在嘴边的人是何等无知,生命是多么美好。

 

  孤独的树开始努力的长出嫩芽!


var mediav_ad_pub = 'S25AJu_2095257'; var mediav_ad_width = '600'; var mediav_ad_height = '90';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我是一棵冬天的树

我在这儿,将自己站成一棵冬天的树,记录过往的风向。向南,向北,向着未知延伸。枯了枝桠,葬了血脉。一场大雪,下在梦里。生命的春天经过爱情截...

原地守望

早上从衣柜拽出那件水粉色的羽绒服,然后就想起你。 那年我站在路边,带着口罩,围着围巾,穿着羽绒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你还是把车停在我...

宗祠的守望

春节期间,到市郊走了走,正好遇到一个家族在宗祠里祭祖。这个家族的宗亲,纷纷从海内外回到家乡,有的不远万里,专程漂洋过海赶回祭祖。这天,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