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日志 > 文章

被催婚是因为你过得不好

  十年前我读初三,正值精力旺盛的青春期,凡事都有参与的欲望,好奇心连狗都嫌。楼上李阿姨常来家中做客,和妈聊天的话题永远是女儿的愁嫁问题。我就在佯装写作业的无数个黄昏时刻,把耳朵完完整整地贡献给中年妇女的牢骚,还把这个时段私自地称为,爱的启蒙。

 

  在那父母都习惯把自己孩子和别人家孩子相比的街坊文化里,李阿姨家的女儿实在谈不上是个优秀的形象。她性格乖戾,不喜言语,上学时成绩平平,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索性窝在家中,每天十二点起床,看电视剧到深夜,李阿姨就心甘情愿地为啃老的女儿洗衣做饭,一直到她的二十六岁。在那个通讯很差舆论却很发达的年代里,街坊四邻开始对李阿姨女儿的婚事表现出巨大的热情,李阿姨渐渐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她害怕对上的目光仿佛都在讲,“瞧瞧,女儿连份工作都没有,都多大了,还嫁不出去呢!”

 

  因此我在家中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李阿姨一边扒拉着头发一边忧心忡忡地对我妈讲,“你看看,就为我闺女找对象这事儿,我愁白了多少头发啊……”我妈也愁苦满面地安慰着,“别急啊大姐,总能遇到合适的,有什么条件不错的小伙子,我也会帮你留意的……”

 

  后来,妈陆续帮李阿姨的女儿介绍了几个条件相当的小伙子,李阿姨也总是把一袋一袋的久保桃放在我家的茶几上。我在那巨大而多汁的桃子的滋补下,像是观赏一出闹剧,看见李阿姨家的女儿在众多的相亲对象中周旋,有时因为年龄大遭到别人的拒绝,也有时因为没有新房去拒绝别人。在匆忙的姿态中挑挑拣拣,兜来兜去,终于在一个渐渐冷去的初秋,李阿姨的女儿赶在二十七岁来临前急匆匆地跳进了婚纱里,和一个在国企工作,家住得不算太远,双亲健在,新房正在装修的二十九岁男人结了婚。参加婚礼时,我挤在人群中观看琐碎的仪式,李阿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那两个正值青春的新人却显露出疲惫而苍老的面相,在结拜时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姿态,竟像是夏天结束时被风重重捶打在地的烂桃。

 

  那是我第一次对婚姻产生恐惧,结婚,可以成为一件多么不快乐的事,为了熄灭邻里传播闲话的热情,为了成全老人的心愿,为了用两个人的相互取暖避开孤独奋斗的日子,却唯独没有成全婚姻中要实现的自我快乐。后来我渐渐长大,用来偷听爱的启蒙的耳朵,也全力以赴地用在繁重的课业上。李阿姨和她的久保桃也不再出现在我家的客厅里,我家饭桌上闲聊的话题,又变成xx的妈妈周末到公园里举着带有女儿照片的牌子为她相亲之类的故事,而当我忽然有一天长成了二十几岁的单身女郎,坐在年夜饭的餐桌旁,意识到表哥表姐都在忙着按部就班地谈婚论嫁,耳边响起长辈的催婚训言,面对十几双深切的眼睛,我如坐针毡。单身这件事,仿佛让我那份决定用努力去创造美好生活的憧憬,就在那样的一刻变得一文不值。

 

  那样的几年,我对催婚深恶痛绝,只要有人对我说“丫头不小了……”,我就用一副“那又怎么样”的眼神去对抗对方的表情,心里被剜下一刀,恨到咬牙切齿。后来我大学毕业,辞掉工作,决定出国,又开始了一个人漫长的征途。那样远离家乡的日子里,一个人要面对那么多挑战,我身边渐渐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也开始有意无意地帮我牵线搭桥。有人把羞涩的表哥表弟拉到面前给我认识,也有人把单身多年的朋友介绍给我,甚至有人把一个四十几岁毫无修养的猥琐男人推向我,理由是“可别嫌弃人家啊,有绿卡有房子的,你和他在一起吃喝不愁,人家还愿意免费给你一张绿卡,总比你一个人奋斗五年十年要好得多吧?!”

 

  我瞪着媒人理直气壮的表情,把一口气生生地闷在胸口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那时的我把日子过得多么糟糕,薪水稀薄,辛苦很多,没办法也没心思去照看疲惫的自己,泡面罐头各种速食的食品占据了柜子里的大半空间,半个月的伙食里都看不见一点绿菜叶,空闲时间全部用来补偿稀缺的睡眠,不参与集体活动也不向往蓝天白云,穿着破了洞的t恤衫和旧球鞋,没有车子,倔强地不肯求人载,去什么地方都要在太阳底下走上很远很绝望的路……如今心平气和地想一想,那样的日子里,平心而论,在那些热心的媒人眼中,一个男人,的确是可以为我解决很多很多问题的。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正因为有你

正是因为有你,不得不心窗紧闭。防止不必要的尘埃,慢慢侵蚀沌洁的心。 正是因为有你,才把这种爱恋埋藏心底。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思念,思念你那百听...

孤独,是因为你太好了

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真的很好。从小爱读书又听话,没让家里操心过。后来上大学,学生时期谈过小恋爱。毕业后靠自己本事,找到工作能独立养活自己...

生命因为阅读而丰盈

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村委主任的父亲,是方圆村里甚至整个甘亭公社最有名气的“写文章的”。为了学习创作,我父亲经常骑着公社奖给他的自行车去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