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

在生命里浅吟低唱

  蛙声伴眠,传来沙声阵阵,梦里萦绕,耳畔鸣唱,清晨细看,竟是一排排白杨。

 

  脑海舜间浮起茅盾那篇《白杨礼赞》,和那首深情的《小白杨》,不过记忆中仿佛遥远北国,何时却生根江南?

 

  城里极少看到他们的身影,岂料在乡间不期相遇。不知周遭,竟延展着一条又一条白杨小径,凌空望去,郁郁苍苍,空阔平野上,尤为养目。上班途中,驻足凝望,黄昏时分,徜徉其间,清晨漫步,逶迤穿行,很短时间,便成了牵挂。

 

  其实不仅在住处,四周田塍,到处伫立他们的身影,三五一簇,成排成行,或蜿蜒如诗,黛云堆积;或如伊人,一身罗裙,婷婷玉立。算不上伟岸,却枝叶相连,层层叠翠,散布广袤,宛若苍穹下一面面绿帷。

 

  或许江南的烟雨,婉柔了他的身心,江南的气韵,塑造了他的气质,这里的白杨,没有北方的刚劲和挺拔,不枝不虬,挺直的树干不时生出一些枝杈,许是南方的肥沃,白杨长得丰腴而飘逸。微风一吹,满树摇动,沙沙如歌,田田的,圆圆的叶片如婴儿的手掌,又如飞动的信笺,闪动无数的光影。

 

  白杨本无南北之别,种在江南就是江南,种在北国就是北国,不是本质水性,倒是极适应、极忠诚的树种。江南三月,各地庙会皆卖树苗,白杨最为常见,村前屋后植下,无需精心呵护,很快就能苏醒,不需施肥浇水,天地雨水晨露,足可茁壮成长。

 

  白杨不是树里的白领,论功能,它不开花,论木质,亦非家居的上品。贵不如楠木、樟木,香不如桂花树、腊梅树,美不如樱花树、玉兰树,能不如梨树、枣树,劲不如松树、柏树。倒是在围栏、脚手架,甚至最廉价的市场,见到最多的,是他们的身影。

 

  然而,他们似乎知道自己的布衣本性,他们从不苛求,无论把他种在荒野,还是沟边,种在南方亦或北国,种在哪里,便不离不弃,种在哪里,都四季流青,云水凝碧。寒冬,农家砍下枝叶,便有一团温暖升起。

 

  他们从不计较,不因土壤贫瘠,不因环境险恶,不因地域冷暖,在天地间氤氲满目绿意,迎朝阳,别晚景,安天乐命。

 

  他们知道,严寒中,风沙里,才是他们顶天立地的位置,无论白天黑夜,不畏雷电,阻风挡雨,才是他们的责任和天性。君不见,狂风大作,暴雨肆掠,茫茫原野,唯见他们挺立,手挽手,肩并肩,奋力抵御,只为守护,身旁的一片温馨与安宁?

 

  粗糙的皮肤,那是与风雨抗争的见证,挺直的脊梁,是天地赋予的品性,飞舞的绿色和梢头的微风,是他心中的美景。遭遇雷电,宁折不弯,是他们一世的本性。劈裂身躯,烧枯枝干,也不忘将身体埋入脚下的土地。

 

  在树的世界,白杨,实在只算一介草民,没有身价,亦无奢求,没有风雨的日子,几乎不为人注意。他们没有耸入云端,亦未明示哲理,许多时刻,他们就这般宁静安详伫立着,与风为伴,与阳光对语,与寂寞共眠。偶有恋人的身影飘过,也只默默为他们遮阳挡雨。风雨中的坚强,沉淀的只是世人短暂的记忆。风雨过后,落下的,是平淡的岁月。

 

  阳春三月,花事正浓,炎炎烈夏,风荷独韵,凛冽寒冬,思念飞舞,白杨,总是在世界的欢舞中,浅吟低唱,轻声碎语。于甜恬中欢送生命的光阴。

 

  活着,是一种态度,倒下,不求功绩;在平静中温婉,在风雨中奋起,平凡却永不凋谢,随缘又永远深爱,或许是天地胸襟,太阳的温度,赋予了他温暖的品性。

 

  走近白杨,我才明白,什么叫深深眷念。


var mediav_ad_pub = 'S25AJu_2095257'; var mediav_ad_width = '600'; var mediav_ad_height = '90';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住在心里,却告别在生活里

不管时光怎样变迁,都会有这样一个人…… 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里,却告别在生活里。 不管时光怎样变迁,都会有这样一个人,却一直住在心底 熟悉的...

刻在生命里的人

假如,有一天你问我,这世界上有谁可以让你为了他不顾一切,我会理直气壮的告诉你爸爸。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爸爸是刻在我生命里...

生命里的爱

月光下,一池的莲悄然盛开,两个陌生人走来 他们是邻居,却从未见面,就像冬天遇不见春天的美丽,感受不了百花争艳的朝气。夏夜,蝉声沉落蛙声响起...

四月,爱在生命的枝头绽放

四月,写不尽的芳菲,道不完的葱茏,诉不倦的情意,言不透的情怀,许是因为自己出生在这样生机勃发的四月天的缘故吧,冥冥中似乎注定对四月有着道...

爱情是生命里的一道疤

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纠缠。 你听,今晚的风里,又传来了梦里的声音:你眉头开了,我的心都化了。 再次遇见曾深深着迷过的何以琛,隔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