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

与深浅脚有关的回忆

  童年时,站在娘娘山山顶向西北方向眺望,【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几个大字就会清晰的映入眼帘。这些字是在下观水库大坝的外侧,用白色的石英石砌成的,风吹雨打,见证了下游二三十年的历史变迁。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民们众志成城,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客服种种困难,修建了下观水库和东干渠,使下游的几万亩旱地变成了水浇田。

 

  那时,河水四季流淌,清澈见底,两岸整齐地稻田绵延数十公里,鱼儿在水草间穿梭嬉戏,鸟儿在柳树上欢快歌唱。时常有农妇拿着棒槌,敲打着朴素的衣裳,那清脆的声音伴着爽朗的笑声,传得好远好远。

 

  有一片水域没有水草,河底是细细地沙子,沙里棒(一种鱼)看似一动不动,稍一伸手,三五成群的快速躲藏。男孩们爱到那里玩耍,月亮升起的时候,那儿,便成了免费的浴场。

 

  后来,在村庄的西北方向开了一家大理石加工厂,河水变得浑浊起来,厂区附近的稻田里沉积了厚厚的白泥,良田变成了荒地。河里的水流量逐渐减少,上游的稻农拧成一股绳,看护拦水工程(用大石块•泥•编织袋挡的高高的土坝),下游的稻田逐渐消失。

 

  如今,县水利局把水卖给了敬业集团,记忆中有着宽广胸怀的水库变成了小水潭,河水早已断流,人口密集的地方,河道中垃圾成灾,相伴的是裸露的石块,似是默默地关注着人类的低叹生活。

 

  那时候,礼拜天邀上几个玩伴,到深浅脚(狐灯出没的地方)玩耍,这里是去疙瘩头•东生沟等村的捷径,下观水库经常放水,渡槽的缝隙中干净的水哗哗地流着,冲刷着水泥柱子上绿绿的苔藓,这里没有小桥,只能从四溅的水花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

 

  水库关闸不久,几个同伴跳入东干渠,从涓涓细流中抓到一只四条腿•脖子一伸一缩的奇怪的动物,因不知什么,送给了同行的男同学。穿越渡槽才是英雄,胆大的敢在上方的横梁上站一会儿,胆小的猫着腰在横梁下跑来跑去。

 

  上五年级时暑假前夕,老师让同学们两人一组,到岭上割酸枣枝,三两枝放在一起,用泥巴固定在墙头,防止某些攀爬能力强的人到学校里搞破坏。我和霞割了两小捆,用绳子拽着往回走,一路上有说有笑,她突然停下脚步,而我还在向前走着,刺钻入腿部的肉里,怎么也不肯出来,急的流下了眼泪,不久,一位骑自行车的老者从远处赶来,他支起车梯,熟练地把刺拿了出来,我们连忙道谢,短短的时间里,他没有说一句话,而后抬起后腿,跨上自行车,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有一次大雨过后,母亲带着我到深浅脚找一种食物,那是深绿色的苔藓类的东西,那种东西稀少•娇贵,太阳一晒就会消失,拿回家洗干净后直接拌着吃,什么味道已然忘记,只记得滑溜溜的。

 

  深浅脚——记忆中最神秘的地方,东干渠通向那里,弯弯曲曲的小河水又流向何方?

 

  我想重游深浅脚,到渡槽下走一走,去东边岭上的水库边看一看,如果可以,在那里过上一夜,看看传说中的狐灯还会不会出现!


var mediav_ad_pub = 'S25AJu_2095257'; var mediav_ad_width = '600'; var mediav_ad_height = '90';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