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故事 > 文章

萤火虫的梦:第十章

  《第十章》

  李小山的突然离走,让方晴倍感蹊跷,她猜测一定是父亲从中做了手脚,于是大动肝火,扬言翻遍地球也要把李小山找回来!

  两年后,方晴终于见到了李小山。此时,李小山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人也变得自信干练了,让他更增添了一份男人的魅力。

  可是,方晴没有想到李小山坚决地拒绝了自己的感情。为了说服她,李小山把自己的境遇一一告诉她。他还说,自己只爱乔一一个人,虽然他们不能在一起,但他的心却永远属于乔一,他不想渎职这份感情。

  方晴的心冷到了极点,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她终于发现自己没办法得到李小山的心,不得不放弃了这份感情。

  回首往事,方晴禁不住泪水涟涟。

  望着一直昏睡的李小山,陈瑜也泪如泉涌,想不到,李小山经历了这么多苦痛。

  五天后,李小山从昏睡中醒来。陈瑜激动万分:“小山啊,我真害怕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李小山幸福地笑了:“姐,我又活了一次。而且,一睁眼就看到姐在身边,我真幸福!”

  陈瑜一直被方晴那次谈话困扰着,“同母异父”、“同父异母”,她恨不得马上从李小山那里得到答案,但是,看到身体极度虚弱的李小山,她真的于心不忍。

  陈瑜这次出行耽搁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开学的时间转眼到了,她不得不走了。

  临行时,李小山拉着她再三嘱咐:“姐,不要将我的事告诉大家,就让大家当我死了。”

  “为什么?”

  “姐,这么多年了,大家已经习惯了我的不存在,一旦知道我还活着,恐怕会打乱他们的生活的。尤其是乔一。”

  乔一,乔一,又是乔一!陈瑜心里酸酸的,李小山,这么多年了,你心里只有乔一,你怎么就不问问,为什么我到现在还单身啊?!陈瑜含着泪,赌气走了。

  半月后,李小山收到了陈瑜的信。

  “小山,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当年,你离家出走时,我都快疯掉了,关于沈冰的事,不管结果怎样,你都不该拍屁股走了啊。扔下那么多烂摊子让我替你收拾,我从心里恨你,恨你懦弱,恨你不负责任。但是后来,收到你寄来的一笔笔钱,逐渐原谅了你,觉得你小子还有点儿良心。

  “可是,在情感上,我真的不想原谅你。你知道吗?我今生等待的人是谁吗?是那个躺在河边柳荫下,总是扮我夫君的人啊!这虽然是我儿时的梦,看起来很荒诞,可是这么多年来,无论走到哪里,没有一个男孩子能替代你的善良和率真,我无法接受他们。我一直想亲口告诉你,可是,命运对我不公,我总是错过。开始,我不想影响你的学业,想等你参加工作后再告诉你。后来,看到你被小林姐的病忙得焦头烂额,我又想再等等。没想到,这时候,乔一走进了你的生活。

  “ 你摔伤时,我很后悔没有早点儿告诉你,怕你永远没有机会听我诉说了。可是,从你昏迷时那些梦呓中,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傻,你心里只有乔一,即使她已经嫁了人。我很想忘记你,很想将这份情感咽到肚子里,可是我做不到,我感到委屈,我为什么不能爱你?为什么连告诉你的权利和机会都没有?”

  李小山的心陡然痛起来,怎么会?在他心里,陈瑜跟李小林一样,永远都是他的亲姐姐,即使在不了解自己的身世之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陈瑜会爱上自己。姐,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啊?这么多年了,还傻傻地等,爱岂是等来的?

  “小山,你知道吗?那年冬天,我利用进修外的所有时间给你织了一件毛衣,准备进修结束时送给你,告诉你我的心事。可是,那天晚上,也就是小林姐去世一个多月的那个雪夜,你却带着乔一去车站接我,我的心一直在颤。你知道吗?我把多少期待和向往织进了那件毛衣啊。一路上,我都想象着你穿上时英俊潇洒的样子,想象着你从小林姐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时那种轻松帅气的样子。可是,我错过了,我真傻!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我不愿再多看一眼这件情物,用剪刀结束了它的生命。然而,我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它的消失而改观。

  “爱是自私的。小山,对不起!为了我自私的爱,我帮乔一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冯哥哥。也许你会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其实,我和冯凯是大学的校友,我们的相识颇具戏剧性。在一次春节回家的高峰中,我捡到了冯凯上车时被挤掉的一包东西,你猜是什么?就是你看到的那些关于乔一的画像,从这些画像中,傻瓜也能读懂一个男孩子的痴情。从见到乔一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似曾相识,直到偶然翻到冯凯的电话时我才突然顿悟,乔一,就是冯凯画中的主角。于是,我导演了医院门口你看到的那一幕。我原以为,冯凯的出现会拆散你和乔一的感情,我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然而,我错了!对不起,小山!真的对不起!

  “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其实,乔一和冯凯早就分手了。我本想再自私一回,抓住这次重逢的机会,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了,爱是双向的,一厢情愿的爱终究会失败的,就像冯凯和乔一。我爱过了,爱的很傻,但我不后悔;我也将我的爱表白过了,尽管太迟了,但我毕竟说过了,也无憾了。至于结果,取决于你了,我希望你别再犯糊涂。

  “对了,在医院里我认识了方晴,她说李小林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而我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小山,你怎么会对一个外人开这样的玩笑呢?”

  看了陈瑜的信,李小山的心里如翻倒了五味瓶,他原以为自己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乔一了,想不到,他的粗心和逃避也毁了陈瑜。生活呀,你怎么总是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李小山使劲捶着自己的头。

  当年沈冰出事后的第三天,李小山见到了乔一的姥姥。说实话,李小山很怕见她,乔一的姥爷姥姥都曾是政府工作人员,他担心他们不会接纳一个山里长大的穷孩子,心里有点儿自卑。果然,这位跟乔一一样漂亮的女人很直率地告诉他,他们就乔一一个宝贝外孙女,希望她有一个好的归宿,希望她一辈子幸福。在冯凯和李小山之间,乔家本来就倾向冯凯,原因是冯凯不仅对乔一一往情深,而且家底殷实,还拥有自己创建的公司。而李小山只是一名穷教师,没有什么前途可言,如今又捅出这么大的娄子,显然,不是他们理想的外甥女婿。最后,乔老太太拿出五万元钱让李小山打理沈冰的事,前提是必须离开她的外甥女儿。李小山当时满心都是愤恨,他非常瞧不起眼前这个女人,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但是,乔老太太最后绝望的哀求让李小山动摇了:“……乔一的父亲有心脏病,都为这事气得卧床不起了,乔一早早失去母爱了,难道你愿意看到乔一再失去父爱吗?”其实,李小山不知道,这是乔老太太导演的一出戏,以她的人生经验来说,如果金钱不能打动的人,只能从感情上找突破口。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沦落的青春: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小男人的突然死亡并没有给小城带来多大的风波,人们依然忙忙碌碌或者自娱自乐地生活着,即使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的出现也丝毫没能将小城人...

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二天,小城被昨夜的惊魂一战弄得沸沸扬扬,《城关镇日报》头条便登出:黑社会斗殴血洒城关大道。正文如下: 据张三报道,昨晚八点十五...

沦落的青春: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自从丝丝把那只双头金鱼抱回家去后就细心照顾,这样的状况让我很有一种吃醋的味道。然而幸好,不久后就传来金鱼的死讯。说心里话,金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