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故事 > 文章

遭遇憋纠记

  根据市作家协会的书面通知,一天上午, 龚先生如嘱前往市文联参加声誉鹊起的某青年作家作品讨论会。

  龚先生属于自学成才的“知青”作家,常有作品见于报端杂志,至今已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近70万字,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但由于平时不修边幅,穿着随便,不讲究仪表,加上面孔黝黑,操一腔县区方言, 缺少文人气质,平时遇到的麻烦多了去。

  瞧!他刚走到文联门口,就吃了个“闭门羹” 。

  遭遇值班门卫蛮横阻挡,只见这人飞快地从传达室三步并着两步冲了出来,“吹胡子、瞪眼睛”,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你怎么不问一声,就往里闯,这里是机关重地,闲人莫入。请你不要进去!”接着又没头没脑地训斥道:“这里没有你要的易拉罐、矿泉水瓶……你走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拾废品的?”身份受到质疑,而且有辱斯文,龚先生怒不可遏,心想:真是狗眼看人低!仿佛受到莫大的侮辱似的诘问道:“你怎么不了解清楚,就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你脸上又没写字,谁知你是干什么的?”他并不服软,很不友好地答道:“对每个到访者了解清楚,再放行,是我的职责!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龚先生已经不止一次被人们误解,有一次他去报社找副刊某编辑送稿,照理每次进大门,都应自觉登记,可那次他不知是忘记,还是偷懒,反正见门卫面前拥了不少人,也就“自说自话”没经这道手续,就直接登电梯上了副刊编辑部五楼。

  他自以为门卫似乎没看到他,其实错了。这些门卫个个训练有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结果龚先生上五楼,门卫前后脚赶到,他上三楼社会新闻编辑部,门卫早已在三楼虎视耽耽地“恭候” 。 明摆着将他当形迹可疑、伺机作案的盗贼防备!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陌生的人总对他缺少基本信任,不把他当好人看待?其实,报社大楼每层都有监控摄像头,而且还不止一个、两个。你的一举一动尽在门卫的掌控之中。再说晌天白日处处是人,这样风声鹤戾,草木皆兵,到底是心理威慑,还是防患末然?实在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何况报社除了稿件,就是一摞一摞的新旧报纸,有什么值得不法之徒念念不忘呢?要知道龚先生可是弘扬真善美,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精神文明的践行者啊!与这些鸡鸣狗盗之徒可以说形同水火、格格不入啊!

  当然,后来总编出面说明了情况,澄清了事实,现在门卫疑窦已成为一段尘封的历史。再造访报社,门卫甚至都主动不要他登记。但龚先生想起此事仍然耿耿于怀,忿忿不平。

  “告诉你,我是来开会的。”龚先生过去常来文联参加活动,并未见到什么传达室“门卫”,不知这个岗位啥时设置。自然,值班门卫“有眼不识金镶玉”,对龚先生不认识、不熟悉也就见怪不怪了。

  所以,换位思考,有人径直往里走,在门卫看来有些唐兀、冒失,加以盘查, 龚先生心想也属正常。

  “有书面通知吗?”可龚先生理解他,他却不理解龚先生!看到如此衣貌取人鄙夷不屑的神气,一口官腔,龚先生简直气冲牛斗、七窍生烟。

  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县官不如现管,龚先生还是再三强按胸中腾腾升起的怒火,“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耐心把通知拿给他看。

  “喂!你有身份证吗?”他依然不依不饶,似乎总怀疑龚先生 “来路不正” 所以,要借身份证“验明正身”。

  “有!有!有!”龚先生不敢怠慢,连忙毕恭毕敬地将身份证掏给他看。情景真像影视镜头里当年化妆的八路武工队欲炸炮楼,佯装与伪军套近乎,简直如出一辙、相似乃尔。就差点儿没敬烟划火柴了。

  他浏览身份证,又狐疑地迅速扫描一下龚先生,然后说:“这是你吗?怎么像片上的人比较瘦,你看你, 肉都长铺出来了?”

  “这是二、三十年前的像片,这么长时间,人还没有变化吗?”当时,还是一代身份证,所以特易产生误会。本来龚先生只要掏出手机,联系一下作协讨论会召集人,问题即刻迎刃而解。可那天无巧不巧手机因充不进电, 拯待维修,救不了急,帮不上忙。

  “你实在不相信,麻烦你,借电话给我用一下!”龚先生试探性地请求道。

  “这是文联内部电话,对不起!概不外借!”对方毫无成人之美的意思,回答像扔过来几块大石头。

  “我就打到作协,难道不是内线?”龚先生简直忍无可忍,他算明白了:如果说起先由误解引起,那么现在明摆着是故意刁难!

  他心中的怒气终于爆发了,气咻咻地说:“通知、身份证也都让你看了,你还是不让进!电话你又不借!你太过份了!你存心不让我进!”

  “就是不让你进,你又拿我怎么样?”到这时差不多对这种欺人太甚的蛮横态度, 换了他人早已激化到恶语相加甚至大打出手了。

  “好!不让进, 我也懒得进!” 让人 大跌眼睛的是龚先生并没有与其争一日短长,主动选择忍辱退让:“认识你本事狠, 惹不起,躲得起! 我回去……”

  其实本该如此, 何苦与这种不讲道理的人磨嘴皮子?这种无足轻重的讨论会不参加也罢!

  正在尴尬之时,认识龚老师的市音协常秘书长“驾到”, 向门卫做了介绍,才算及时为龚老师解了围,不然,还不知耗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去!

  据闻常秘书长说:市文联增加门卫实属无奈之举,是因为不久前,艺术馆陈列室的几件价值不菲的名仕字画“不翼而飞”, 至今仍然不知所踪,未破案,故而市文联“亡羊补牢”,增加了防护拦、摄像头、夜间巡逻值班等举措,以防不法之徒有机可乘。

  作者:马鼎奇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