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故事 > 文章

黑色星期天

作者: 美文阅读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06:27:12 游览量: 151

黑色星期天

星期天,刘胜龙早早地起身去校外买回了豆浆和油条。

  这是金银秀在瓢城刘胜龙单人宿舍唯一一次吃早饭。

  这也是六年夫妻生活刘胜龙唯一一次亲自为金银秀准备好早点。

  虽然刘胜龙准备的这顿早饭让一夜用去了几包双灯牌卫生纸的金银秀感觉有点腻腻的,但吃上了油条,喝上了豆浆,金银秀的满足感和幸福感还是油然而生。

  瓢城南洋飞机场是一家军用机场,距离瓢城市区有十六七里路程,始建于1958年,1959年曾经兼设民用航空站,但到了1962年,因为国家有关经济政策调整,这里的民用航空站被撤销。1980年,瓢城南洋飞机场仍然只是一家军用机场,普通民众大概只有星期天才可以去看看教练机,参观参观相关展览。

  金银秀对打靶场没有多大兴趣,她也是基干民兵,在老家黄海县好几个打靶场打过靶,虽然没有像刘胜龙那样一枪打出个十环来,但对打靶场却是并没有什么新鲜感的。

  金银秀到瓢城,最神往的还是飞机场,她这个回乡高中生即使做了多年的赤脚医生,也还从来没有就近亲眼看过真实的飞机是个什么样子,更不用说飞机场了。

  看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刘胜龙让金银秀把他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推出了宿舍门:

  “今天看你的车技,我坐在你身后享受。”

  虽然女人骑着自行车驮着男人满世界溜达很少见,但既然丈夫刘胜龙都不在乎被路人指指点点难看,金银秀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这一夜刘胜龙又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服侍得她多少次死去活来,金银秀也实在不忍心再让疲软的丈夫花力气驮她走几十里路了。

  两隔壁的老师已经在门前晾晒衣被了,刘胜龙响亮地和他们打招呼:

  “今天她驮我,我们去飞机场玩,你们一起去吗?”

  “你们去疯吧,我们不去了。”

  “她还驮你啊,她还没有驮够啊!”

  两隔壁的老师似乎都是话中有话,大概那嘎吱嘎吱作响的上下两层钢管铁架单人床虽然被刘胜龙整过了,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他们听起来,也还不是悄无声息的。

  出了附中大门,拐上了建军路,就一路向东。

  有刘胜龙坐在后座凳上指点路径,金银秀一路轻松地蹬着永久牌自行车:方向不是问题,冤枉路一步都不会走。

  一路上,刘胜龙似乎依然颇为兴奋。

  刘胜龙告诉金银秀,将要途经的那家打靶场南北长150米、东西宽60米,是一个长方形地块,占地面积9000平方米。南侧构筑东西长56米、宽25米、高12米防护土墩一座。土墩北侧留有等长的取土坑一条。东边的防护林高大茂密,遍地杂草丛生,平时连个人影都难得一见。要是骑车骑累了,可以去那里好好休整一下,那里的取土坑,那里的防护林,那里的杂草丛里,都是最适合野合的,他最想在那里边再给金银秀一场惊喜。

  骑过了204国道,骑过了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北围墙,刘胜龙又告诉金银秀,瓢城南洋飞机场在通榆大运河之东,四面环水,连个围墙都不用建,周围民居分散,水网密集。通榆大运河岸边风车摇动,拉纤的船工和扬帆的木船,时不时从边上走过。驼背,全身裸露只系一条围裙的纤夫,最显得可怜。

  去瓢城南洋飞机场有小路有大路,走小路要近很多,但需要过3条河,经过三次摆渡,他指点金银秀走的是大路。

  骑到了两边农房不多的乡间,金银秀感觉这大路也不见得比他们保卫大队大队部门前的大路高级多少,大概是卡车、拖拉机之类的走得多了,碎砖铺就的路面也已经坑坑洼洼的,一有机动车经过,就烟尘斗乱,自行车来不及避让,呛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经典语句大全 )

  骑到了打靶场附近,刘胜龙用手指了指,金银秀看到的的确是荒芜一片,毕竟是初冬了,半人高的杂草都枯黄了,萎蔫了,连片的大树也落尽了叶子,光秃秃的竖立着,叽叽喳喳的麻雀找着草种子填肚子,栖息在防护林褐色树枝上嘎嘎叫着的喜鹊当然是少不了的,但也有哑哑呜鸣的乌鸦时不时腾空而起。

  金银秀毕竟是女人,驮着刘胜龙骑了这十几里的颠簸不平的碎砖路还真有些累了,虽然不为那刘胜龙曾经许诺的可能更为刺激的野合,也想下得自行车来喘口气,活动一下手脚。

  但刘胜龙似乎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他看了左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一眼,就又指向不太遥远的前方对金银秀说道:

  “看到了吗?那高高隆起的就是通榆大运河上的大桥了,过了大桥再骑三五里就到了瓢城南洋飞机场。”

  金银秀更心疼刘胜龙的劳累,理解他可能的依然疲软。

  而且,金银秀再回望一眼大路之下更为靠近的打靶场,感觉它几乎与自己生产队的那十三亩坟场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实在也不是野合的好去处。

  “回过头来,我们还可以进打靶场玩的,我不会做食言动物的哦。”

  刘胜龙分明是在催促金银秀现在不要停留了。

  金银秀心一横,脚下就把自行车蹬得更快了。

  蹬着自行车拗过高高隆起的大桥就是男人单骑也是很吃力的,何况金银秀是一个做着乡村医生的柔弱女人,何况她还要驮着她的浪子回头金不换亲爱的丈夫刘胜龙。

  而刘胜龙不知道是已经习惯了被金银秀驮着,还是根本就忘记了过大桥他应该跳下自行车来,反正他只是心安理得若无其事地坐着,听任金银秀驮着他脚脚费力地把他的永久牌自行车蹬到了高高隆起的通榆大运河大桥桥顶。

  “娘子骑车好功夫,车技一流。”

  似乎刘胜龙不下车也就是为了给金银秀这一句赞扬。

  把自行车蹬上了桥顶,再下大桥就容易多了。

  金银秀下意识地试了试自行车刹车,刹车很灵敏。

  金银秀握紧自行车刹车和龙头,让自行车顺势向大桥之下的路段滑行。

  这路段斜坡斜度有120度,斜长有几百米,自行车从上而下滑行起来十分轻松。

  “注意,小心!”

  刘胜龙大叫一声,就从自行车后座上一跃而起,摔到了大路下边去了。

  自行车晃了晃,扭了扭,更加快速度向坡下路段冲去。

  金银秀抬眼看去,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

  “事故多发地,小心慢行!”

  十字路口东南角一块警示牌赫然在立。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连刹车都是枉然的了。

  不早不迟,不偏不倚。

  金银秀连人带车,与南来的疾驰着的一辆大卡车在十字路口正中心撞了个正着。

  这一撞绝对是致命的。

  刘胜龙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被撞得散了架。

  金银秀被撞飞开来又滑到了大卡车下边,再被大卡车的后轮碾压而过。

  刘胜龙从大路下边的农田里爬了上来,鬼哭神嚎地冲到了十字路口。

  大卡车上的司机已经紧急刹车,走下了驾驶室。

  大卡车司机吓懵了,不住地摇着头。

  围观的人上来了。

  “死了,死了,没用了。”

  “真惨,已经面目全非了。”

  “不能动,不能动!要保护现场!”

  “谁去报案啊,赶快去找交警啊。”

  “这是瓢城肉联厂的大卡车啊。”

  “这车是给瓢城南洋飞机场师部和军营送猪肉的。”

  “这车我见得多了,定点定时过这儿,这是送完货往回赶的。”

  “这里好久不撞死人了,怎么这么倒霉啊。”

  “都怪那座大桥啊。”

  “下大桥就该下车推着走的啊。”

  “这人真可怜,赶着抢死啊。”

  “可惜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说没有就没有了。”

  “有人去报警了啊,我们就等交警来吧。”

  “还我人啊,你还我人啊!”

  刘胜龙揪住那卡车驾驶员,哭闹着,扭打了起来。

  “我要你还我老婆,我要你以命抵命!”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黑色幽默

我的心里一直住着很多个我,多年以来,那很多个我总是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面前出现。认识我的人,我很恬静,不认识我的人,我很安静,和我十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