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故事 > 文章

什么叫爱情

  二十年后,在远离双方故乡的另一座城市,凌东和方进重逢,他们相约一起看海。海水一阵阵翻滚着向岸边扑来,泛起雪白的浪花。

  凌东的脸沉静而肃穆,头发染成深棕色,卷曲婉约,她始终喜欢这样的风格,不管外面流行的是直发,还是上面直下面卷的发型。她始终坚持这样的形象,自然也不是为了讨好男人。她太忙碌了,每天脑子里不断有新的安排,她太匆忙了,不知道在赶什么路,去追赶什么样的目标?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她什么都想要,平静从容的生活,甜蜜的爱情,把作品写好,她都想做到,但是她不想停下来。此刻她已经是一个十岁孩子的母亲,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回忆起过去,她仿佛想说的很多,又仿佛什么也不想说。

  方进能够理解她,只是站在身后,静静的陪着她。过一会儿,凌东转过身来,淡淡地微笑着说:“进哥哥!”

  方进冷静而温和地说:“东儿。”

  “以前看舒婷的《双桅船》,咱们果然如同双桅船和岸。双桅船载着爱情和理想行进在人生的大海。终于在另一个纬度与岸相遇。”

  “能在另一个纬度相遇,也要感谢上苍!”

  ”进哥哥小时候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总皱着眉。我这叫懂得你吗?我不知道你心里藏着什么。”

  “有对命运的抱怨,和你一样有对世事万象的感叹,有爱情的悲伤。”他说,“以前我只知道和别人玩闹,和陈敏,小柔他们几个打打闹闹,家属院里一群小伙伴星期天去村里玩。现在想起来,和他们真是情同姐妹。不知道有什么忧愁。直到有一天,一起去村里玩时,碰见你和一个小女孩儿相跟着。我看见这个黄头发的女孩子,小脸白白的,安安静静的样子,目光清澈,想是什么也不知道,头脑极简单的那种。真好玩!我便一直盯着你看,我觉真有趣,真可爱!”

  “我扭头看你盯着我,挺怪的!”

  “直到我的眼睛被刺伤,我一下子感到跌入了地狱。每天只看到爸爸哭,妈妈哭,我自己的痛苦,岂是哭泣可以摆脱得了的。

  随后我和你到了一个班,我感到你就是世上最美的。我想因了你世上有一点烛光。我自然渐渐就依赖你了。可是你太小,只知道拉着朱悦玩,要不就是莫名其妙地因为别的原因哭。几时问过我的感受呢?”

  “我确实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因此我还自卑,不知道你们有多深奥呢。”

  “我觉你就如同我的生命一样珍贵,我有时也曾想,可怜的姑娘,你知道值个世上有人如此深切地爱着你吗?”

  听到此,凌东再也忍不住放声哭起来。

  方进便一同往常,慌乱地劝阻:“你别哭了!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要哭了。”他看到她哭泣时,好像竭尽最后的气力,她哭得头晕,便又心疼起来。

  她哭得头好难受,累了便停下来,“我知道,我梦见的。我梦见你穿着旱冰鞋滑向我,昂着头,闭着眼睛说,你家要搬走了。那天妹妹说,见你铃着一个大包,问她:‘你姐姐在家吗?’”

  “我一直在想,当初你要是会像现在一样哭得肝肠寸断,一切就又会不同。我托人捎信儿给你,希望一直有联系,”他叹了口气说,“他说你吓跑了。”

  “当时我觉这很不光彩,怕人说闲话。”

  “是呀,所以我回去时就没去看你。是怕的。社会的东西让人感到非适应不可,适应了才是悲剧一场呢。”

  “这些世俗的东西,本身就是冰冷的,是建立在牺牲掉个体的幸福基础上的,怎么能统一并存呢?”凌东苦笑。

  “我以为不顺应社会,不顺应理性,是以卵击石,是没有好下场的,结果一样是没有好下场。”

  方进笑道:“你呀,从来不会以卵击石。”

  “我本是只能依附于人做个寄生虫才好,可是又不甘心,假装硬得像支木桩一样。可能我想做只寄生虫,也是不得的。我想这也是要有好命。我又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我也觉自己像个怪物。对于当初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能说是事业,(短篇小说 )理想,前面还有很长的路。你或许理解,原谅我,但命运不体谅。”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要讲机缘的。人们都随世俗去了。小时候,我总见你很孤独的样子,你和他们想的不同,要不,你的文章写得好呢?你的想象力纯净丰富呢?而我从来都知道什么是我的,什么是别人的,这样你便只能属于我。”

  “有篇文章叫《挣不断的红丝线》。是说婚姻要顺应世俗,结果也是造成一桩桩悲剧。现在,我相信月老早就牵好了一条红丝线,是吗?”

  “是的!”方进会心地笑了。望着辽阔的大海,迎着海风。“这辽阔无边的海洋,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忘了过去的痛苦吧!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如同双桅船有一天终于重新相遇。”

  眼前的两个人,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小孩儿。二十年,有多少风雨沧桑?知青插队的农场,已经承包给了个人。这些知青的孩子都已随父母回城,四散分离,长大成人。城市也从曾经的崇高和安详,改变得繁华而匆忙。只有邮轮的汽笛声是不变的。仿佛是上世纪那个年代的和鸣。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美文摘抄_好词好句好段摘抄_经典美文摘抄及赏析_美文阅读网http://www.hcgt.cn

你为什么独自离开

一 喂!你好,我是快递公司,有你一件快递,麻烦你下楼签收一下吧? 哦!谢谢,稍等!我这就下去。 ...... 这是一件扁形的灰色纸盒,上面的地址是露崖...